种族歧视:“无法呼吸”的美国之痛_光明网
【特别注重】??  光明日报记者 张斐晔 光明日报见习记者 杨逸夫  当地时间5月25日晚,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差人涉嫌暴力法律致一名46岁非洲裔男人乔治·弗洛伊德逝世。依据交际媒体上的视频,弗洛伊德并没有带着兵器,双手被反铐,几名差人将其按倒在地,其间一名白人差人用膝盖顶住他的脖子长达7分钟。虽然弗洛伊德神态苦楚、声响沙哑,一向在说自己无法呼吸,该差人依然没有中止跪压。弗洛伊德在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4名涉事差人日前被免去,但弗洛伊德家人表明期望以谋杀罪申述涉事差人。美国联邦法律组织此案负责人28日发表声明说,他们正就弗洛伊德之死打开刑事查询。5月28日,在美国纽约,差人在对立活动现场邻近戒备。新华社发  弗洛伊德工作的视频经过交际媒体敏捷传达,引发全美社会各界的强烈不满与愤恨。体育、演艺界名人在交际媒体上纷繁表明斥责对非裔美国人的轻视与不公正对待。许多美国大众也纷繁呼应,上传自己身穿写有“我无法呼吸”字样T恤衫的相片表明愤恨。随后,美国多地迸发示威游行,继而引发骚乱。现在事态仍在不断晋级,而该工作再一次揭露了美国严峻的种族轻视问题。  1.示威引发骚乱不断晋级  当地时间26日起,纽约、洛杉矶、丹佛、菲尼克斯等全美多个首要城市迸发示威游行,对立美国警方的种族轻视行为,要求伸张正义,申述4名涉事差人。示威者用石块、水瓶等突击警车和差人,阻断高速公路,掠夺商铺,洛杉矶市还呈现了示威者焚烧美国国旗的状况。美国警方与对立者发作剧烈抵触,运用催泪弹、橡胶子弹和爆震弹等遣散示威人群,进一步引发游行大众不满,导致骚乱晋级。  28日晚,愤恨的对立者围住离事发地最近的明尼阿波利斯市差人局第三分局总部大楼,警方被逼撤离,随后对立者冲进大楼并在修建内焚烧警服和纵火,导致楼内燃起大火。美国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瓦尔茨28日签署行政令,宣告该州进入紧急状态并重用该州国民警卫队帮忙保护治安。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导,国民警卫队已派出500多人赴明尼阿波利斯市以及圣保罗市周边。5月28日,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对立者聚会时彼此拥抱。新华社发  据悉,示威者与警方的抵触仍在多个城市持续。5月29日清晨,哥伦布市一群对立者在与警方坚持时还攻入俄亥俄州议会大厦,砸碎大楼玻璃,随后特警队出动,宣告周围区域进入紧急状态并将逮捕回绝脱离的示威者。纽约市已至少有40名示威者被警方逮捕或传唤。现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已有多座大楼因焚烧而坍毁,仍有数百名示威者在街头与身穿防暴配备的差人发作抵触。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导,该媒体现场报导的非洲裔记者希门尼斯在进行直播时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戴上手铐逮捕,现已被开释。  2.总统将示威者称为“坏人”  这一严峻的种族轻视和暴力法律工作,美国总统天然也有表态,但其表态又引发了更大的争议和对立。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工作发作后曾表明弗洛伊德工作是令人震惊和哀痛的,表明会要求联邦查询局进行查询。但面临日益激化的示威游行,特朗普开端剧烈地责备示威者。29日清晨在交际媒体推特上发文称不能冷眼旁观,看着明尼阿波利斯这座巨大的美国城市发作这样的工作,并表明或许会“差遣国民警卫队,把工作做好”。随后,特朗普更进一步将示威者称为“坏人”,并表明他们是在玷污对弗洛伊德的留念,自己不会让这种工作发作。他说:“我刚刚与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瓦尔茨经过电话,告知他,戎行彻底站在他这一边。不管任何困难,咱们都可以控制住局势。可是,掠夺开端之时,便是(差人或许戎行)开枪之时。”这一则推特引发巨大争议,乃至被交际媒体渠道罕见地注上了“美化暴力”的正告。  与此同时,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表明,弗洛伊德之死不是偶发工作,阐明美国社会存在“系统性非正义”。亚特兰大市民主党籍市长凯莎·博顿斯责备说,正是白宫一向以来关于移民和白人至上主义的言辞,怂恿了具有种族主义倾向的人。这样与共和党政府彻底不同的表态并不令人意外,究竟黑人是民主党的首要“票仓”地点。  但不少美国民众忧虑,本来应该考虑背面种族轻视、暴力法律问题的工作,正在滑向政治斗争的深渊,乃至恐怕会成为美国大选年两党相争的“棋子”,而弗洛伊德的生命成为政客们互相攻击的筹码之后便或许弃之一边,无法从根本上真实处理深层对立。  3.美国根深柢固的种族轻视  联合国人权业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斥责美国差人暴力法律导致弗洛伊德逝世,表明根深柢固和普遍存在的种族轻视现象有必要得到美国当局的注重和处理。巴切莱特也呼吁示威者平和游行,敦促警方不要进一步激化现状。  非裔美国人遭到美国警方不公正的粗犷对待已不是第一次。2014年纽约市一名非裔男人加纳被差人勒死,引发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对立警方暴力运动。据英国广播公司报导,就在本年3月13日,肯塔基州一名女人非裔医务工作者还因美国警方搜寻了过错的地址而被开枪击中身亡。种族轻视带来的问题远不止被差人暴力法律,在此次工作之前,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就现已暴露了美国种族轻视的严峻性。  到5月28日,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近170万,累计逝世病例现已超越10万,而他们大多是老弱、贫民、少量族裔。最新的弗洛伊德工作仅仅从另一个视点提醒了美国令人失望的不平等。此前数据显现,芝加哥市非洲裔人口占全市人口约三分之一,但新冠肺炎逝世病例的72%是非洲裔;密歇根州非洲裔人口占该州总人口的15%,而新冠肺炎感染者的33%是非洲裔;纽约市非洲裔只占人口的22%,而该市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中28%为非洲裔……剖析人士指出,正是由于美国社会长期存在不同种族间社会、经济位置的严峻不平等,导致非洲裔集体总体上遭到轻视,才呈现了如此巨大的“健康间隔”。事实上,遭到轻视的不仅仅是非洲裔集体,本年2月至4月,向纽约市人权委员会提出的反亚裔轻视投诉比上一年激增了92%,到4月11日,纽约州亚裔美国人的失业率同比增加10210%。种族轻视仅仅美国种种轻视中的重要问题之一,而这些轻视与不平等恰恰呈现在21世纪的文明社会,呈现在自诩“人类灯塔”的美国,令人毛骨悚然。  “假如他(弗洛伊德)是个白人,今日就会还活着。”28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雅各布·弗赖承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如此说道。“我无法呼吸”这句弗洛伊德的遗言成为美国交际媒体的热搜词,但再多的思念、再多的愤恨都已然挽不回名贵的生命。间隔马丁·路德·金喊出“我有一个愿望”的嘹亮声响现已过去了几十年,但是何时可以在美国真实完成这个“愿望”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光明日报》( 2020年05月30日?08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